我的三个收藏标准:首版;全套;一般人找不到


时间: 2019-06-08

  前两天我在网上看到一段视频,主角是一个十岁的黑胶收藏者。尽管年纪小,但他已经算得上一名小收藏专家了,对于各种版本了解得一清二楚,让人不得不佩服。

  如今,黑胶的主要受众不再仅局限于上了一定年纪的乐迷,收藏也不仅仅只是为了念旧和情怀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看中的是这种介质本身特有的音乐质感和仪式感,以及其厚重的收藏价值。就像我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这位25岁的大男孩——Dunamist。

  刚认识Dunamist时,他话很少,但只要一提到黑胶、乐队,他就像变了一个人。于是我很好奇,他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......

  下午5点左右,Dunamist如约出现在相约的咖啡厅门口,身穿New Order的专辑T恤,戴了一顶黑色的渔夫帽,拉着一个超大黑色行李箱,而箱子里就是他这次要分享的黑胶。看得出来,和陌生人的初次见面让他感到些许不适,于是我拍了拍他身旁的行李箱,似乎成功打开了他的话匣子:“这才百分之十不到,实在拿不了太多,就这些我还挑了大半天呢。”

  对于Dunamist来说,音乐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必需品。从小就喜爱音乐的他,在小学快毕业那会儿开始了解到关于CD的版本知识,知道了引进版、港版、台版、欧美版等的区别。也是从那时他开始认真地研究版本,每拥有一张专辑,就会想方设法买到这张专辑的所有版本,后来对于黑胶也是一样。

  除此之外,使他兴趣点慢慢从CD转到黑胶的原因还有两个——一是由于他对于首版有种特殊的情结,每张专辑都希望可以收到最早的版本,再加上自己最初喜欢的乐队都是60到80年代的,黑胶唱片则是当时音乐主要的发行介质;另外,CD的保存度的确次于黑胶。“我是希望自己的收藏能够陪伴我终生,而CD由于自身材质的原因,氧化不可避免,但是一张黑胶唱片,只要你不去听它,放一百年也还是那个样子。”

  每当喜欢的乐队出了新专辑,他都会第一时间去购买,“当时不懂什么版本,就觉得只有买了这张专辑,我才实实在在地拥有了这些音乐。”

  当天Dunamist带来的唱片中,几乎每一张都有乐队成员签名,还有Dunamist的名字,其中大部分是他去看乐队演出时找成员们签的,也有很多已经解散的乐队,因为没机会再看现场,因此是自己专门去接机时签的名。他说:“到后来签名本身已经不重要了,主要是过程比较令人愉快。”

  “关于我在收藏上的强迫症,有三点,版本齐全是一方面。第二就是品相,有些买黑胶的人基本不怎么看品相,即使是老的二手黑胶,有点划痕也没事儿,不影响听就行,但我必须确保我收的每一张唱片连一点划痕都不能有,所以我经常去国外网站找当年遗留下来的库存货。第三就是看自己对一支乐队喜欢的程度,有的是买个CD就得了,有的是全套CD,有的是正式专辑的全套CD和首版黑胶都收,最喜欢的那几个乐队基本是无死角收藏,包括每张专辑的CD 、黑胶大多数版本、单曲、EP、现场,甚至包括地下发行的未发表曲目,都会收藏。”

  2014年,Dunamist只身前往苏格兰爱丁堡留学,而他出国上学的目的,正是为了追随自己喜欢的乐队。在国外,除了上课,他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投入到各种各样的演出中。

  印象最深的,应该非Deer Hunter在英格兰利兹的演唱会莫属了。那天,他如平常参加演出一样提前两小时到达了现场,趁机溜到后台想与自己的爱豆来一次近距离接触,没想到一不小心愿望达成——乐队主唱注意到了守候在后台的Dunamist,不仅拍了合照,签了名,还邀请他与乐队同台表演。“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自己唱了什么。”回忆起这段经历时Dunamist表示,偷摸着跑到后台找乐队的事儿自己没少干,但受到这样的待遇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,非常难忘。

  “经常拿着几十张的CD、黑胶到乐队的演出现场签名,好多乐队见我都皱眉头说:怎么又是你,上次不是才签了那么多张吗?”

  有一点引起我的好奇:Dunamist喜欢的都是乐队,很少看到有歌手个人的黑胶收藏品。他回答说:“首先,乐队音乐的独立性更强,也比较符合我的审美,现场演出会更有感觉;其次,乐队的每个成员都有鲜明的个性特点,他们的乐器、编曲都和自己性格非常契合,作品也就更有特点了。”

  大多数的收藏者应该都能够和同自己有共同爱好的人成为朋友,但Dunamist是个例外。“我没什么朋友。”对于他来说,收藏黑胶是一件私密的爱好,而这个爱好就是他除了工作生活以外的全部。他说:“我也想过要换一个爱好,不能让这些东西占领我全部的生活,但已经养成习惯了,这些黑胶已经成为了我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。”

  生活当中的Dunamist是一个非常佛系的人,就像他说的:除了与收藏有关的,在其余事情上尽量避免一切不必要的麻烦。他人生的前25年,吃着能填饱肚子的饭,学着能混口饭吃的专业,干着一份可以支撑起自己爱好的工作,生活中没有那么多追求抱负,但却自得其乐。Dunamist非常喜欢Snapline,他说他最想要的生活状态就像这个乐队一样——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,不用考虑去迎合周围的人,还有,一个清晰的目标。

  即使父母、朋友时常认为Dunamist有些“丧心病狂”,甚至有时候,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无止尽的收藏到底有何意义,但事实上,这样的习惯,已经深深地烙在他的生命轨迹。

  韦斯安德森 坂本龙一 惘闻乐队 爱乐之城 唱片清洁 日本独立音乐 27岁俱乐部 张国荣 David Bowie唱片清单 2016年离世的16位音乐人 我在故宫修文物 莱昂纳德·科恩 黑胶唱片订阅 黑胶概念馆 定制黑胶唱片 杰克·怀特 地下丝绒乐队 Prince 电台司令 Pink Floyd 鲍勃·迪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友情链接: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