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完美时代22


时间: 2019-06-09

  “噢,还没呢。”对方一下子热情了不少,说道:“你感兴趣吗?我跟你说噢,我这门面还差几天就到期,最近咨询的人可多了!”

  “这个看你怎么租咯。”对方笑道:“今年行情好,你看我们店旁边不远的那家班什么路的,据说一个月都能赚几万块,我这个门面比它大的多,而且比他宽,挂大门头正合适,气派得很。”

  对方迟疑片刻,说:“年付的话,一年是八万八,本来我是要九万的,图个吉利,一个月差不多七千三百块钱。”

  “合同我觉得一年一签最好不过了嘛,要不就两年一签,因为你也知道这个行情是不停在变化的,不可能一次性签太久。”

  “大姐。”李牧淡然一笑,说道:“你还是高估咱们海州人的经济水平了,你说班尼路能赚几万一个月,谁知道是真是假?你又不能拿到他们店里的流水清单给别人看,别人怎么可能按照你说的价格租呢?”

  这位房东自己觉得,旁边班尼路的店利润那么大,这个店面的租金自然也就应该涨涨,但是整个海州还没有形成一个大规模的认知,认为服装市场会快速发展,所以这时候房东有预见性没用,需要投资者有预见性才行,不然价高了没人租也是枉然。

  她这几天也托人散发出消息,得到的反馈中,也说起有人想干专卖店,但现在还在犹豫之中,毕竟加盟专卖店的费用很大,要按总公司要求装修、要进货、要雇人,算算下来,房租都是小头,其他的才是大头,所以一时半会还不敢出手。

  所以,她收到的反馈基本都是嫌价高,这也让她有些烦恼,自己这个门面再过三天就到期了,自己也就可以去收房了,到时候如果闲着,每天都是两三百的损失。

  “没考虑好。”李牧感叹一声:“想干,但其他各方面开销太大了,成本也高,这年头随便雇个销售员也得五六百的,你说班尼路一个月赚几万,可人家成本也不低啊,开专卖店没四五十万能下来?”

  李牧想了想:“你要两年一签是不可能的,我如果干专卖店,光是装修就得十几万,两年后你一说不租了,我怎么办?”

  李牧便道:“这样吧,我也不跟你还价了,八万八就八万八,但是合约签五年,五年内不能涨价,五年后根据市场价,我有优先续租的权力,房租一年一付,先付一年,转租权也归我。”

  其实在此之前,这套门面一年也就六万块钱左右,房东想涨到八万八也是一个愿望,自己也知道八成是到不了这个价格,不过她也觉得,往后这几年,房租还会往上再涨涨,但涨多少,她可没底,估摸着,五年之后,应该能到一年十万吧?

  也不好说啊!八万八,五年不涨价,好像也不错,起码保稳,万一经济不景气咋办?不就砸自己手里了?

  考虑一分钟,对方便道:“行,就按你说的,不过押金得交一点,就交一万二吧,凑个整十万块。”

  “我随便啊。”李牧笑道:“我人就在海州,合同签了之后,银行没关门之前我都可以给你转账。”

  李牧一想,一中门口就有一个打印店,而且也有一个建行,便道:“你到一中门口的打印店找我吧,带着身份证、房产证还有你本人的建行银行卡,这些你都有吧?”

  李牧知道自己是有机会再压压价的,不过他听出这个房东的心里,她不想签太长时间,以免往后房租大涨,不过试探一番,好像她自己也不确定以后到底能涨到多少。

  所以,不管这个价格是不是最低价,对他来说,他心里明白,这个价格是肯定划算的,而且是非常划算。

  五年,这个期限足够久了,父母也差不多该好好养老了吧?虽然那时候也才不到五十,但是也可以提前颐养天年了。

  李牧直接去了一中门口的打印店,房东还没过来,他便让店员帮自己打印了一份合约模板,他口述,店员来打印。

  好在这里就有目前比较流行的、简单的租赁合约,所以李牧便在原基础上改了一下,明确了价格、押金和支付方式、合约期限,增加了合约期内不可涨价的条款,又增加了到期有权利以市场价续租的条款,以及转租权。

  合约弄的差不多,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中年女性来到了打印店前,这女人看起来大概有三十五六岁,微胖。

  她进门之后看了看,发现店里就电脑前坐着两个人,一个在打字,一个小年轻在旁边好像正在学习打字,便掏出手机来准备给李牧打电话。

  李牧也没急着认,等自己手机响了、对方眼神再次看过来的时候,李牧才挥了挥手机:“你好,你就是房东吧?”

  “你这不是闲的没事逗我玩呢吗……”中年女性有些气恼,不过也没发火,转身就要走人。

  李牧叫住她:“你再多等一分钟,合约模板这就打出来了,你先过过目,斜对面两百米就是建行,签了合同,咱俩就去银行转账,我年龄虽然小,但没工夫玩这种游戏,真想逗你玩,我就干脆不出现了。”

  中年女人这才回过头来打量着李牧,见他白净帅气,说话又不卑不亢,颇有几分气势,不由也收起了刚才的轻视。

  李牧递给对方一份,说道:“这是咱们这边的通用模板,我加了几个细节,都是咱们在电话里说好的,字体加粗的部分就是,你看一下。”

  几分钟后,她把合约都看完之后,对李牧点点头:“都是咱们聊过的,没问题。”

  “好。”那女人说着掏出身份证、房产证,心里却还在狐疑,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,租八万八一年的房租,做什么?

  李牧把自己的身份信息填写进去,然后签了名字、按了手印,对方也是一样,接着两人交换了一下合约,再签字印手印。

  看到合约上写着卢雪萍三个字,李牧便客气的说道:“卢姐,麻烦给我留个身份证和房产证的复印件。”

  弄完这一切,李牧付了钱,和卢雪萍一起来到对面的建设银行,填写了一张十万块的汇款单。

  李牧的卡还是外地的,不过也无所谓,也不在乎那点手续费,也没有必要再把钱转到本地卡,因为自己要不了俩月就离家了。

  卢雪萍确定钱到账了,心里不由打量起李牧,估摸着李牧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,反正真正有钱人家的世界自己也搞不懂,管他呢,钱给了就行。

  李牧留了汇款凭证,卢雪萍便道:“我那边的租户已经搬走了,不过三天后才到期,到时候我去收房,弄完联系你,你也过来咱俩对一下,我把钥匙给你,你就可以装修了。”

  卢雪萍尴尬的看着李牧:“你的效率更高吧,神奇网站下载。我在麻将桌上刚坐下,你一个电话,我就出来签合同了。”

  卢雪萍的底商面积,房本上写的是一共一百六十五个平方,这年头海州繁华地段的底商最大的也就这种格局了,想再大就得连租两套打通,不过现在还没有一家这么有魄力的店。

  如果九月份之前,美特斯邦威能够开起来,绝对是海州最大的服装店了,没有之一,其他的根本就不够看。

  李牧拿到合约,商铺这一点上就已经超出美特斯邦威的官方要求一倍还要多了,自己还有六十多万存款躺在银行卡里,十几万装修,十几万上货,满打满算,也就是三十万而已啊,到时候再给爸妈留十万块钱上货周转,足以。

  自己就算整个暑假都不赚钱,也还是有十几万可以拿来造,Eting网站,易听的项目需要花点钱,不过张克轩当初说了,他们四个出钱出力,自己大不了再给他准备两首歌,基本上也就齐活了。

  卢雪萍点点头,笑道:“你们年轻人喜欢的东西,我也搞不太懂,连名字都记不太清楚,不过我倒是听说,有个叫以纯的牌子也快开始装修了,就在我那个商铺的路对面。”

  搞定了房子,李牧立刻联系了美特斯邦威公司总部,告诉对方自己的合作意图,报上地址,对方客服便给了一个传真和一个账号,传真需要发送个人身份信息、租房合约、租房的房产证,账号需要汇入三千元考察金,在收到资料之后,48小时内给予回复,如果资料通过,会直接协商考察员的实地考察时间。

  李牧便又回到了打印店,把相关资料整理好,传真给了对方,然后抓紧跑去工行,按照对方的要求,汇入三千元考察金。

  李牧对Eting的定位很简单,做国内最好的音乐试听及下载网站,有后世的眼界和对先进技术的掌握,李牧自信这个目标不难实现。

  自己进行技术开发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需要一个比较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,这个海州肯定搞不定,要去金陵买服务器,然后再找托管公司托管。

  不过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网站的开发需要时间,从设计到美工、切图、前后台程序,做起来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,光是写代码就需要一段时间,至于服务器倒是不着急,抽空到海州弄一台先用着。

  打开电脑,李牧也顺便登陆了自己的个人QQ,发现有人给自己留言,一看到右下角闪烁的粉花小企鹅,他心里便不由悸动,应该是苏映雪,一定是她!

  李牧没猜错,发来信息的正是Snow:“李牧,金安驾校可以报名了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过去报名。”

  随后,她又补充一条:“对了,我的手机号:138……我要是不在线就电话联系。”

  大概十秒钟之后,Snow便发来回复:“两点吧,还有二十分钟,你来得及吗?”

  关掉和苏映雪的对话框,李牧才发现,右下角竟然还有头像闪烁,是一个黄头发、眨眼睛的卡通女孩头像。

  李牧忽然想起,自己忘了告诉陈婉自己的手机号了,真是该死,瞧把她给急的,这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其实已经买了手机,却没告诉她,那岂不是要把自己生吃了?

  “喂,婉姐,我是小牧,我刚买了手机,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,你记一下我的号码。”

  “臭小子!”陈婉脱口说道:“找你找的急死我了,你没在家也没上网,买手机去了?”

  “恩啊。”李牧面不改色:“买了手机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你的,谁让我就你这么一个美女姐姐。”

  陈婉娇笑一声,似乎对李牧的说辞非常满意:“我找你有急事,我哥上午给我打电话,说他们晚上八点在金陵大学体育馆参加初赛。”

  陈婉忙道:“人家打电话找我,是想让我拉上你一起过去,我哥说大家都挺紧张的,希望你能到场给他们鼓鼓劲儿。”

  “这都快两点了。”李牧看了看时间:“如果现在去,咱们晚上肯定又回不来了。”

  “不要紧啊。”陈婉道:“回不来你跟我表哥住,他自己在金陵有好几套房子。”

  李牧故作失望的说道:“婉姐,为什么不邀请我住你家,你要是邀请我住你家,我还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  陈婉咯咯笑道:“想得美,我爸妈这几天都在金陵,就算我邀请你,你敢去吗?”

  “你还是跟我一起去一趟吧,你都把《李白》这首歌给他们了,要是他们连初赛都过不了,岂不可惜?

  “也是。”李牧叹了口气,怎么说也是自己给的歌,一首好歌要是不能一炮打响,以后再想火就难了,就算过几年能意外火起来,八成也需要靠其他人的翻唱才可以。

  《李白》虽然不是一首非常经典的歌曲,但也绝对是一首优秀的流行曲目了,在这个年代,超前而又讨喜的音乐风格是很容易有市场的,比如周杰伦。

  李牧以后还想用几首歌,来跟张克轩这些富二代建立良好的友情关系,以备将来不时之需,如果他们初赛就被刷下来了,那还玩个屁。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友情链接: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