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完美时代16


时间: 2019-06-09

  孙鹏可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,不然也不干这个买卖了,他自己有四十多万,跟家里求助,家里最多能出十几万也就顶破天了。

  也就是贾贝没入伙之前的那个,粗略算一算,他这段时间应该也赚了二十来万吧?而且他家里应该也能赞助一点,两边凑凑,再跟那个不死不休讲讲价,争取八十万拿下来,然后两个人一起做,就两个人,再多一个人都不要。

  孙鹏很快便打定主意,那个合伙人还是信得过的,而且一直都很听话,不像贾贝那样难以控制。

  孙鹏随即关掉了自己的QQ,抽了一支烟,起身来到隔壁那套被他们用来当宿舍的房子,把大家都叫了起来。

  一脸愁容的孙鹏在八九个人的注视下,深深叹了口气,把手里的烟头顺手丢到地上踩灭:“哥几个,我决定退出了。”

  虽然他们预感到了这一天的到来,但他们确实难以接受,他们一直没赚到大钱,但也是每月几千收入,比现在的白领还要牛逼的多,如果解散,不就全完了?

  之前他们还奢望着,孙鹏和另外两个合伙人能掏出点钱来,带领大家再扛上一段时间的。

  贾贝这个时候也愤然开口说道:“操,我也退出得了,没他妈什么意思了,回家待一段时间,如果有新的游戏出来再尝试吧,反正《石器时代》是没得玩了!”

  一直跟着贾贝的一个技术员愁眉苦脸:“那个不死不休的技术太牛了,他既然都开始进军外挂市场了,自然不可能只做石器时代啊!”

  “操!”贾贝骂骂咧咧:“这孙子是摆明想逼死我们啊!我他妈还不信了!这行业都能让他一个人垄断了?”

  孙鹏摆了摆手:“别说这没用的了,大家算一算吧,既然是分道扬镳,也尽量好聚好散,大家这个月的工资,我们三个有股份的人出钱,按天结算到今天的,这两套房子本月就退了吧,电脑这些设备,以前从千羽开始跟我的兄弟,可以把各自的电脑带走,算是我给兄弟几个留哥饭碗,会编程、有电脑,以后还可以干点别的。”

  这些电脑装配起来,一台也是要四五千块的,现在算上折旧,少说也能卖两千多到三千,这年头电子设备跌价的速度还不算很快,孙鹏这也算是比较仗义了。

  孙鹏这话一说,以前千羽的人都松了口气,不管怎样,还是落到了一点好处,孙鹏也算仁至义尽了。

  贾贝不乐意,他进来没多久,钱也没赚多少,手底下有三个人,他们用的三台电脑,也是两三个月前刚装起来的,非常新,拿出去能买上万块。

  说着,掏出志愿单,看完之后才说道:“燕京信息技术职业学院,计算机专业。”

  李牧也不知道这学校到底是做什么的,没听说过,不过职业学院应该就是专科院校了,选择计算机专业也不错,有自己在,肯定会对他有很大帮助。

  赵康顺口道:“我查了这学校的地址,买了份燕京地图对照了一下,这学校离人民大学只有不到两公里,能离你近一点。”

  这时,赵康又道:“我想过了,我没什么本事,学习也就这么回事,不像你懂这么多东西,所以,以后只要你还瞧得上我这个兄弟,什么事情你只管吩咐,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,跟着你干准没错。”

  李牧见赵康不像是在开玩笑,心里惊讶这个十八岁的少年,竟然能有魄力做出这样的决定,不过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信任。

  李牧现在也算是个有钱人了,兜里起码还有一万块钱的现金可以支配,他请赵康吃了顿好的,海州宾馆的西式自助餐,每人一百。

  李牧本想在石器霸主卖掉前,先给赵康一点现金让他手头宽绰一点,但是想到赵康的性格,这样怕是会伤他自尊,所以也就放弃了。

  交志愿的时候到了,做完这最后一件事,大家就算彻底结束了高中时代,回家等分数和录取通知书了。

  上辈子的这个时候,李牧心里特别痛苦,但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、也为了早一天毕业赚钱,他狠下心,阉割了自己的前程。

  这一世,他李牧牛逼了,敢在志愿上填人民大学,被老师看见是要吓死的,会以为李牧这家伙疯了,不想上大学了,拿志愿这事儿来报复社会了。

  李牧的眼神有些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苏映雪,她今天并没有刻意打扮,但用后世的话说,依旧是满满的女神气场。

  苏映雪心理素质极好,每天被各种各样的男孩和男人盯来盯去,早就帮她养成了毫不受影响的技能,但李牧的眼神依旧让她感觉到惊奇。

  李牧换了造型之后的天壤之别已经让她在估分的那天就很是惊讶了,而高考前,他还总是在与自己四目相对时幼稚的躲闪,高考之后,却如同换了个人似的,一下子好像变得无比自信,更是让她猜不透,一场高考对他来说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。

  “映雪,找我有事?”李牧不自觉露出一副怪蜀黍哄骗小萝莉时的模样,也不怪他,只是苏映雪实在太秀色可餐,上辈子魂牵梦绕十几年了,没想到反而越陷越深,没办法,这女孩到了二十七八岁时,比现在还要有一个质的飞跃,到了那个时候,铺天盖地的金融界新闻都可以看到苏映雪的照片,完美无瑕。

  “没。”苏映雪迟疑片刻,眼神中竟带着几分不忍,轻声说道:“可是,你有把握吗?我怕你把自己耽误了…”

  “你是怕我考不上?”李牧忽然笑了笑,真有意思,上辈子两人到此也就基本缘尽了,以后就是苏映雪去了燕京,自己去了金陵,四年后,自己心里揣着她坐了半天一夜的硬座去了燕京,她却一张飞机票去了美国。

  即便是现在想起来,也是觉得好笑又无奈,更有几分不自量力的自嘲,可是,她毕竟是自己当年的梦想啊。

  上辈子没考到一本线,这辈子老子把人民大学都填进志愿里了;上辈子爹妈为了自己受苦受累、苍老蹉跎,可自己一首歌就卖了父母几年的工资,还有没出手的、已经风靡玩家群的石器霸主,还有未来的互联网时代、移动互联网时代…

  苏映雪确实怕李牧考不上,但又怕他误会自己的初衷,便解释道:“我只是不想你后悔,万一要是没考上怎么办?”

  苏映雪还以为李牧有下文,没想到他就说完了,心急之下,脱口追问:“然后呢?你志愿是怎么填的?”

  苏映雪听到这话,顿时放下心来,但片刻后却又有些失落:“哎,你到底报了哪所大学?”

  问出这个问题的那一刻,苏映雪的心里隐约有一个希望,希望李牧能够报一所燕京的学校。

  “这……”就连苏映雪估分估到650,都还不敢百分百保稳,第二志愿报了一个燕京理工大学。

  李牧感觉似乎要被那双眸子勾去了魂,但片刻后皱眉问道:“不是苏映雪你啥意思啊?你就这么肯定我考不上啊?”

  “没有啊。”苏映雪嗤嗤一笑,把申请表递给李牧,一边自顾自往前走,一边说:“趁着还没交,把燕京理工大学填进第二志愿吧,代码是10007。”

  苏映雪回过身来,看着李牧,脸颊发红、眼神透亮:“我填了,因为我不是绝对有把握能上人大。”

  像李牧这个年代的高中生,尤其是在重点中学的学生,多数还是很规矩的,抽烟喝酒的少,不像两三年后的高中那么多。

  班长在一个中档饭店里找了一个超大的包间,四桌正好把参加散伙饭的同学都安排下了。

  先是有个别会抽烟的男生抽了一阵,随着酒越喝越多,到后半段的时候,几乎每个男生嘴上都叼着一根了,但基本上都不会抽,一口烟吸到嘴里,不进肺部过滤直接吐出来,对李牧来说,这不是在吸二手烟,这是别人在给自己喂烟抽。

  女孩子们今天特别大度,平日里闻不得烟味的她们,今天被丢在这个烟雾缭绕的房间里,118挂牌彩图自动更新图没一个人说一个反对的字。

  李牧看着身边的每一个男生,无论长什么样子,此刻都是红彤彤的脸、红通通的眼,不知道是因为离别前的伤感,还是因为这满屋缭绕的烟雾。

  都红着眼,难免有哪个怂蛋率先绷不住,班上一个李牧也叫不出名字的小子,一口烟呛得他咳嗽一阵,忽然就趴在桌子上大声痛哭起来。

  女孩子们也哭了,李牧远远看去,发现苏映雪也红着眼睛,离哭只差一步之遥了。

  李牧原本觉得这帮孩子们太不成熟了,好幼稚,却又忘了当年这场饭局,他是第三个哭的。

  这顿饭,意味着在坐的每一位,都结束了人生中的一个段落,也告别了人生中的一个群体,带着茫然、未知与忐忑,去拥抱人生的下一站。

  李牧不想哭,便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红梅塞进嘴里,仓惶的用火机点燃,随后深深一口提进肺里。

  上辈子李牧是个烟民,写不出代码的时候,香烟就相当于是堵塞思维的疏通剂,这辈子生理上没有烟瘾,所以也就不想触碰,可是眼下,好像只有烟能把这股眼泪憋回去了。

  苏映雪偷偷打量着李牧,见他娴熟的抽一大口烟,又停顿了片刻才以一道涓细的烟柱从口鼻之中喷涌而出,心里惊讶不已。

  李牧一支烟抽了一半,才发现苏映雪在红着眼偷看自己,四目相对,他没有再下意识的躲闪,酒精与尼古丁的共同作用,让他下意识的对苏映雪比划了三个字的口型。

  一帮不胜酒力的小伙子爆发出了超乎想象的酒量,三桌男生一共喝了一百多瓶啤酒,人均四、五瓶的样子,对高三学生来说很了不起了。

  副班长是个女生,见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,喝的也够多了,就不敢再让他们喝下去,都订好KTV了,要是在这就都喝多了,那下一站还有什么意思。

  她连忙起身,结账回来之后便哭丧着脸,走到醉醺醺的班长跟前,低声说道:“班长,吃饭超支了,啤酒喝了三百多块钱,待会唱歌钱不够咋办?”

  之前每人凑了五十块钱,一桌菜现在的物价也就不到三百,可是加上酒,算算账竟然下去了一千五百块,原本还规划着留八百块钱唱歌,毕竟最大的KTV包厢不便宜,是和酒水饮料零食捆绑销售的。

  班长听得迷迷糊糊,举着一只手想说什么半天又说不出来,李牧便把副班长叫到身边,低声问道:“差了多少?”

  李牧点了点头,悄悄在桌子底下掏出一千块钱,从里面抽出一张留着,剩下的都悄悄塞进了副班长手里,低声道:“低调点别声张,待会唱歌多点些吃的喝的,让大家喝好玩好,再留些钱给大家散场之后打车回家。”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友情链接: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